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88  Sat.


八八水災 令人難以渡日


風雲變色 國土變形 喪失親人 流離失所


每每看到新聞 總令人鼻酸掉淚


我雖不是受災戶 但那股九二一的空氣似乎又再度彌漫在生活中


痛徹心扉 苦不堪言


 


811  Tue.


鄰居要嫁女兒即將放鞭炮 為了保護寶貝鳥


趕緊在重要時刻之前回家 欲將鳥收回屋內保護


沒想到因車子電瓶沒電 送保修廠後忘了將回家的大門鑰匙取下


以致於千辛萬苦回到家 卻不得門而入


 


小兒子去奶奶家借鑰匙 我等不及他回來


在門外就把球球的門打開 準備引導牠到我手上來


沒想到球球一飛沖天 用盡了吃奶的力量 振翅高飛


瞬間的我 儍眼凍結 血衝腦門 木頭人上身  


眼看著球球飛天 飛到二樓以上的高度


巷子內要幫忙喜事的親朋好友 


二眼睜睜的看著我的鳥 漸漸消失於空中


 


「你為什麼不能等我回來?」小兒子氣憤傷心的問


 


「都是你啦!都是你啦!我的寶貝鳥...」小兒子氣憤的責怪著


 


心裡的納悶 驚嚇 儍眼 矛盾...?????


 


是我的錯,是我太大意了,但我也沒想到會如此啊?


 


明明有剪翅膀的羽毛 怎會飛到那麼高那麼快 連我都追不上?????


 


平常隨Call隨到的鳥 怎麼今日會離開我身邊?????


 


要走也沒有說聲再見 就這麼不見鳥影?????


 


牠之前必是「嚇很大」 才會這麼拚命想要逃離?????


 


 


 


一家一家詢問 一聲一聲呼喊 就是沒見愛鳥的蹤影


心像被掏空似的 無所依靠


雖才相處不到二個月 但牠卻是家人的最愛 


每天失神地到處尋找 貼海報 詢問 就是沒有人看到我的鳥


「球球」


希望你找個好人家 好好的活下去 可千萬別落入貓狗的口腹啊


(失去鳥就已是令人如此心碎 


那些失去小孩的父母想必是好幾千倍 好幾萬倍的痛啊)


 


超級忙碌的暑假 忙中有亂 亂中有錯 令人心神不寧


思念了二星期 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如果回來 那還真是可以上報的奇蹟


平常不禱告 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奇蹟出現呢


(去年8月丟了綠茶(阿蘇兒),今年8月丟了球球,


我看8月是我養鳥的罩門 以後要格外小心些)


 


829  Sat.


不小心經過建國路附近的鳥店 只是去看一看而已 


卻不顧老公的反對 再添一隻小小太陽鳥回家


不管是新歡還是舊愛 我都會努力照顧的


 


831  Mon.


終於熬到月底 今年的這個月 過得很殭屍


今兒個午后 鄰居爺爺撿到一隻斑鳩幼鳥


送來給我 


 


啊~ 


現在是怎麼回事


我養鳥養到街頭巷尾出了名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 回來的卻不是我的鳥



 



灰色是乖乖, 左邊黃色是球球




球球與小兒子特別親近, 但性別不明




養不到二個月, 球球的毛色已如此漂亮

Didi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2009年8月2日  Sun. 超炎熱  (樂哈山樂營 Day 2)


 


暑假避暑 上山就對了  


想要露營 新竹的山上就對了


上回到達陸.翡述原住民的部落


除了讓我們看到住民休閒產業的進步


藉著假日的活動 讓孩子們多元的生活體驗


更了解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環境 有著不同的文化


 


離開清泉 迂迴在一座又一座的山頭上 終於到達樂哈山露營地 


樂哈山奇異果樂園 位於新竹縣五峰鄉的白蘭部落


一個網路上沒有太多介紹的處女地 卻有著濃濃的原住民熱情味兒


營地有二大片空曠的草原 早到還可任君挑選


我們四頂整齊的帳棚一字排開 留下另一片寬廣的草原供孩子們打棒球


 



 


當所有的東西一一就定位後 孩子們在正中午頂著艷陽打棒球揮汗


沒活幹的大人們 只有嗑瓜子聊天 當二組人馬都山窮水盡無所事事時


走路散步吧! 於是新成軍的民宿考察團開始有了新任務





 


 


 



 



 



 



 


我們散步到上山的「尤外農場」「巴棍農場」「得碇休閒山莊」...時


看到每家都客滿到沒空地可喘息 也慶幸自己找到一個剛開發的處女地


知名營地的固然設備齊全 但未必適合我們這群愛棒球 愛運動的大人小孩們


山上景色飽覽後 該回營地去準備晚餐了


 


一回到營地 儍眼 今晚的晚餐被一隻不受管束的小黑狗給破壞了


晚餐沒著落 山上沒市場 沒商店 沒家樂福 


大人小孩都很餓 可怎麼辦


營地的主人家回來 秉告主人小黑闖下的大禍


曾爺爺二話不說 迅速下山為我們買水餃二百顆 


曾奶奶趕緊進入廚房 準備那原住民特餐-竹筒飯  


半小時後 有原住民味的豐盛晚餐上桌 這水餃 特別有人情味兒


飯後還有奶奶特調的五葉松汁 青草綠的五葉松加上lemon味 消暑解渴又定心


(小黑啊小黑 我為你明日是否看得到樂哈山的太陽 感到憂心啊)


飯後 在等洗澡的空檔 和曾爺爺曾奶奶泡上一壺桑葉茶


那山上的故事 就這麼在閒聊中開啟了序幕



曾爺爺和曾奶奶 十足的原住民Couple 


一點一滴耕耘著這塊祖先留下來的家產


曾爺爺已七十多歲了 但身體硬朗 髮黑齒堅


這裡的一草一木 以及那高架木屋 都是爺爺親手搭建的


而奶奶 原是另另另一個山頭的原住民女孩


因媒妁之言 嫁到這個山頭來 結婚前連爺爺的面都沒見過


就這麼開始了另一頭的山居歲月


這裡沒有那貴貴的民宿或木屋 想要一親樂哈山芳澤


只有露營 或那限量9個名額的高架木屋大通舖


 


營地是今年五月才開始對外開放 網路上沒有太多相關網頁介紹


因為爺爺和奶奶的雙手 用來開墾這土地 並沒有多餘時間用來打電腦


孩子們都在城市發展 各有家庭就學就業 但假日會回到山上幫忙


這就是現今老中少三代原住民的生活型態


 


樂哈山主要農作物是奇異果.甜柿和水蜜桃


除了新鮮水果之外 奶奶也將奇異果釀成了醋


到此露營 還有那迎賓禮-原住民風味的竹筒飯


更可暢飲現打又消暑的五葉松汁


夜觀星星 再喝上一杯爺爺現泡的桑椹葉茶


今晚 我們來到友善.親切 擁有原住民堅忍刻苦精神的樂哈山





 



隔天一早 在曾奶奶的帶領下 


我們要去營地後方的〔石頭公園〕探險


石頭? 石猴? 不免讓人想起阿里山上的眠月石猴?


緩坡上山 那屬於原住民的山中傳奇愛情故事 在奶奶口中 緩緩道來


「這巨大的石頭 像個老婦人佇立在此 盼...........」


這留下石頭為證的愛情故事 就留個機會 


讓您到此親自聽奶奶說著這麼一個真實的愛情故事


 





像不像老婆婆 矗立在山頭 盼望那君早歸




原本以為我們只是來看看石頭像什麼而已                     


沒想到 一轉眼 奶奶帶領著我們先彎腰 鑽入石洞


橫著身 側著頭 爬行前進 


不用點技巧 不扁著身子 很快就會卡在洞口


再往前 黑暗變光明的一線天 迅地又再鑽入了另一個石縫中


就像來到另一個異次元空間 涼快無比 


「前面的再不減肥 要卡洞了」


「啊~手先出去還是腳先出去 救命啊~」


「媽呀~這麼小的洞 真的要進去嗎?」







 




 


 







 




 


 


 


只見我們十五人 像在山上練功的忍者 這洞進去那洞出


每個人的身手功力都不同 有的身手嬌捷 升天遁地不是問題


有的體型較大 卡在石縫上 上下二難


這時只能祈禱 千萬不要在洞內有人放「噗~~~」


要不瓦斯炸彈一攻 保證全軍覆没 癱軟在洞內成新的紀念石了


 



 


 



 


 



山上早晚溫差大 昨晚不但洗熱水澡 睡覺還搶被子


今天卻是這麼炎熱的星期天 


還好我們在石頭公園的巨石群中上石山下石洞的穿梭


不用曬太陽的情況下 卻也能運動到通體舒暢


錯過曾奶奶帶領「石頭公園」體驗 別說你來過「樂哈山」


 


 


回程半路上看到這二個小朋友


一身赤裸 從頭到腳的自在 享受山泉水的涼快 


快快拿出相機 羨慕他們有著單純的快樂啊






 


 



Didi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09年 8 月 1 日 Sat. 炎熱  (樂哈山露營 Day 1)


 


曾經是以溫泉知名的清泉


曾經是軟禁張學良的山居


這日據時代就已聞名的溫泉水質


多年前的一場颱風災


曾讓清泉一夕之間變了樣


 


位在新竹縣五峰鄉 位於竹東往觀霧的中繼站


多年前拜訪 對於這樣山居的純樸 覺得比谷關要純靜許多許多


事隔十多年 一家三口變成了四口


再踏上這清泉 寧靜不變 多了個歷史角色駐點


當年蔣介石軟禁張學良的小山村 成為今日我們想要養身長壽的羨慕景點


 



 


 



 



 



 


因風災之故 少帥的老房子已成為一堆石土


如今在河床邊重造一個紀念館 讓後生自行了解歷史的真象


一旁的廁所也是大木屋建造 乾淨明亮 水質冰涼 


長途的車程 在洗把冰涼的臉後重振精神


 


來到清泉 一定要到「張學良故居」參訪


這去年(97)十二月才落成開放的新景點


不但不收門票 還可以看看將近這百年圍繞在張學良一生的歷史


這幢大木屋建築 裡頭一張張的歷史簡介


加上一些少帥在此生活曾經使用的器具 


睹物思人 想像歷史重現之場景 想像他在中國台灣歷史上之舉足輕重


先不評斷張學良在歷史的做法對與錯


但少帥少年得志 一生才子佳人配 終而被幽禁於此


的確是少帥長壽養身的重大關鍵


 



走過吊橋 穿越溪流 來到對岸的村落 我們來到三毛故居


沿山壁小路拾階而上 輕鬆找到這三毛曾經待過三年的住所


當年三毛受丁松原神父之邀 來到清泉為幫忙丁神父執行翻譯工作


原本三毛計劃任務完成即離開 沒想到愛上清泉的寧靜山居 一待就是三年 


 


但一到那紅屋瓦的磚造屋舍 故居為私人所有


藉三毛之盛名要收門票20元


進去的民眾出來的回應卻是「沒什麼看頭」 


雖是三毛曾租屋於此 空有硬體卻沒有內部的軟體文化 


房子畢竟只是個沒有靈魂之軀殼罷了


 



就在故居隔壁 大夥兒一行人發現一個有著三毛靈魂的咖啡屋


這「棕櫚咖啡」是個民宿 也是個咖啡屋


主人張大哥是個三毛迷 收集上千張三毛一生的照片


在這咖啡屋 眼裡看的盡是三毛 耳裡聽到的是三毛的演講帶


我想三毛若地下有知 當被張大哥如此有心的作為所感動


                                              


張大哥是個歸國旅人 許多的資料收集自海外


不吝嗇的與我們分享他所知的三毛及少帥


辛苦的經營只為自己的堅持理念


不由得佩服這樣為地方付出的儍人


台灣有您們 一切都有希望


 



 



 



 


離開清泉 我們再度往山上前進 


今晚的營地-樂哈山 我們來了

Didi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